正文

  王濛淡出后,韩国籍教练金善台或将负责短大队的训练。曾两次在长春执教,发掘了周洋、梁文豪、韩天宇等名将的金善台可以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且本就是王濛教练团队中的一员。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张立

  ◆韩国籍教练金善台

  张会晒出了一本书《向着光亮那方》

  王濛拥抱运动员

  副领队王春露在张会治疗包扎时还对她开玩笑地说:“哟,破相了,以后找对象就困难了。”王濛立即上前打包票:“没事儿,以后我帮你找。”十年之后,短道和大道执行领队是孙琳琳,短道速滑中方责任教练是张会,周洋兼项备战。三位昔日“战友”都在王濛身边辅佐。

  豪言壮语成过眼云烟

  作为运动员,王濛的王者之气无以言喻。当了教练员后,她更是主张从严治军。然而,短大队“保着练、养着练、哄着管”现象较为突出,体能与技术出现差距。并且队伍训练强度低、训练量小、训练时间短,个性化训练不够甚至没有,队伍管理方法手段较为单一,一定程度上存在畏难情绪,“骄娇”二气日益堪忧。摆在王濛面前的一大问题是,自己滑得再出色,也不代表弟子一定可以青出于蓝。好的运动员与好的教练之间不能直接画上等号的。

  王濛在短道速滑上的成就有目共睹,她开创了属于自己的一个时代。在第十二届都灵冬奥上以44秒345的成绩夺得短道速滑女子500米金牌后,她就此开启所向披靡的传奇人生。2010年的温哥华冬奥上,王濛先后在女子500米的预赛及半决赛中两度刷新奥运纪录,并实现了对该项目金牌的蝉联。此后她又与队友一起,获得女子1000米以及3000米接力的冠军,成为中国短道史上第一个单届“三冠王”。如果不是索契冬奥会前意外受伤,王濛的荣誉或许还有更多。无论如何,四枚奥运金牌在手的王濛都是中国冬季运动当之无愧的历史第一人。

  队友张会无奈也下课

  可惜的是,王濛每次发声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特别是她把精力放在了研究苏炳添上面,引起不小的争议。速滑和短跑究竟有什么相通性?但王濛却坚持认为起到了效果。可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一大败笔。另外,还有她举办的中国首届直通国际比赛选拔赛,一个新星都没发掘到。

  性格泼辣 转型商人、教练并不成功

  (东方体育日报)

  可见,王濛的主帅之旅完全就是只打雷不下雨,下课似乎也就成为在所难免的事情。离北京冬奥会还有两年,王濛现在下课也反映出上级领导希望通过换人换模式帮助队伍争取更好成绩。在王濛被免职的同时,以“铁腕”著称、曾率领中国女子曲棍球队历史性夺得奥运银牌的韩国教练金昶伯将担任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的“训练总监”。

  理想是丰满的,结果是骨感的。短大队对王濛的这一套一直不买账。一个赛季后,王濛带队的成绩着实不佳。短道速滑方面,六站世界杯比赛,中国队共取得10金11银13铜,总成绩方面不及韩国、荷兰等传统强队不说,即便是在各个单项积分榜上,甚至没有一位运动员占据第一的位置。不仅如此,在上赛季收官时曾豪言“打铁还需自身硬,以后滑得让别人撵不上”的武大靖,也在一整个赛季彻底迷失。就目前情况来看,短大队的整体表现乏善可陈,综合实力不如韩国、荷兰,在某些有潜力的单项上也逐渐被匈牙利、俄罗斯超越。王濛曾直言提高硬实力是中国短道队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但如今老将状态起伏,新人后继乏力的状况,距离中国短道队提高硬实力的目标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直到2018年5月,毫无执教经验的王濛被征召进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担任主教练,身份再次转变。2019年5月,李琰卸任中国速滑主帅,王濛顺理成章接班,同时管理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两个中国冰雪王牌项目。随后的6月22日,她首次作为中国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集训队教练组组长公开亮相。国际化的教练团队、全新的队伍架构,以及透露出要学习国乒队“直通”赛制发掘更多新人,王濛提出的一系列改革让人眼前一亮,外界对她甚是期待。

  “体无完肤地折磨他们,每一天都让他们感觉挑战到了自己的极限。”王濛曾放下这样的狠话,“如果触犯到队规的底线,就马上淘汰。如果你连自己都管理不了,你何谈为国争光?如果你自己都没有信心和勇气做改变,那怎么可能信任你,如何相信你去争取奖牌?”为了组建优秀的教练团队,王濛的足迹遍布荷兰、日本、韩国等地,将一批世界顶尖教练招致麾下。“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最有用的人才引进来,大家一起完成目标。”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王濛和团队成员还不断拓展思路,其中就包括向其他项目借鉴经验。“我们还在研究苏炳添,比如他的爆发力是怎么来的?田径和滑冰有关系吗?研究下来确实是有帮助的。他把这个东西跟我们团队做分享。”当时的王濛信心满满,豪言壮语不断。“我们要成立一支‘敢死队’,实现全面参赛的目标,‘敢死队’的作用,就是针对每一个具体项目,逐个逐项地去攻破。”

  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周三在河北坝上开营,约100名运动员由此开始为期两个月的集训与考核,新一届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短大队)将在训练营结束后完成组建。然而,现场却难觅教练组组长王濛的身影,她已被默默地解除了职位——没有官宣。从“跨界跨项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主教练”到“短大队教练组组长”,王濛的首段执教经历未满两年便匆匆拉下帷幕。“这个赛季对我而言并不圆满,但我自己非常喜欢教练这个职业。”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快就会被下课。

  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开营之后不久,王濛的昔日队友兼助手张会发了一条社交媒体,晒出了一本书《向着光亮那方》。书翻到了某一页,“生活没有那么多的在别处,甚至没得选择。无论身处何方,陷于何种境地,都要试着去做环境的主人,向下生根,向上开花。”张会的配文是“小人物一个,配图仅限于纪念今天大事件。”如是指的就是王濛下课。不出意外,张会也跟着下课了。

  “我觉得我这个赛季并不圆满。可能是刚开始定位有点高,没把自己的位置摆好,或者是管理的体量有点大,没有足够的精力去投入到训练当中,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干扰,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当昔日性格乖张的王濛说出这番话时,大众不禁为她捏了一把汗。王濛已不像运动员时期一样“率真”,采用的多是喊口号的语言。“增强了队伍对道路的自信”、“国际化团队成功”、“直通选拔赛等措施有明显成效……”一旦被问及北京冬奥会中国队的规划时,王濛就回答:“理想状态是全民一起备战,大家能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北京冬奥会时的中国队会比温哥华时还好,所有人应该去相信我们、支持我们。”

  很多人对张会这个名字感到陌生,其实她是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中国接力队成员,当时的队友还有王濛、周洋、孙琳琳。那次获得冠军后,张会在庆祝胜利时用手捂住了下巴,满手鲜血把在场所有人吓了一跳。王濛表示:“可能是我干的。”

  只是,王濛的性格泼辣,喜欢喝酒,时常与人冲突,还曾在带头发起内讧事件,最终被国家队除名,后来她虚心承认了错误才重回国家队。算起来,过于耿直的王濛前后被国家队开除过三次,都是因为性格太直,和教练和队友产生矛盾。2014年,因伤无缘索契冬奥会后,30岁的王濛退役,并投身商界,成立自己的体育器材公司,但是因为没有经验而亏了不少。

  当时,在裁判宣布韩国队犯规后,一直等候最终结果的中国姑娘忘情地扑向教练席。兴奋的王濛扑到教练李琰前面宽宽的防护垫上,她的右腿无意间高高抬起,冰刀刮到了跟在她身后的张会的下巴。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星辰娱乐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百度 版权所有